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动态  >  人才培养动态
新闻动态
人才培养动态
徐芑南:“蛟龙”的骄傲
发布日期:2014-09-12 作者:卢思语
字体:[大][中][小]

   6月24日,在马里亚纳海域超过7000米深度的漆黑水底忽然出现了炫目的光亮,一个庞然大物时而前移、时而后退,一会儿上浮、一会儿下沉,并伸出大大的“手臂”取了3个水样,2个沉积物样,1个生物样品,完成了标志物布放,并抛出生物诱饵,吸引了很多海底生物,还借机抓拍了很多人类从未见过的照片。这个会游动的“鲨鱼型金属物”就是由我国自行设计、自主集成研制的“蛟龙号”。它3次成功深潜7000米以下,这一成果标志着我国从此可以探测到全球99%以上的海底,同时,也创造了世界同类作业型载人潜水器最大工作深度的记录。

   

    6月24日,在马里亚纳海域超过7000米深度的漆黑水底忽然出现了炫目的光亮,一个庞然大物时而前移、时而后退,一会儿上浮、一会儿下沉,并伸出大大的“手臂”取了3个水样,2个沉积物样,1个生物样品,完成了标志物布放,并抛出生物诱饵,吸引了很多海底生物,还借机抓拍了很多人类从未见过的照片。这个会游动的“鲨鱼型金属物”就是由我国自行设计、自主集成研制的“蛟龙号”。它3次成功深潜7000米以下,这一成果标志着我国从此可以探测到全球99%以上的海底,同时,也创造了世界同类作业型载人潜水器最大工作深度的记录。
 
  9月9日,“蛟龙”号总设计师、我校著名校友徐芑南回到了阔别50多年的母校,在新生开学典礼和励志讲坛上与交大学子共享这一成果与喜悦。其间记者采访了徐学长,对他的精彩人生轨迹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
  “有勇气还要靠底气”
  1953年,新中国成立不久,百废待兴。造汽车、造飞机、造轮船,成了很多年轻学子的理想。17岁的徐芑南在上海南洋模范中学毕业后,他的理想是保卫祖国的海疆学造船,通过努力,他如愿考入了上海交通大学造船系。
  徐总师回忆说:“在母校期间,我得到了良好的基础教育和专业训练,也受到了母校优良传统和严谨校风的熏陶。导师们深厚的科学素养、严谨的治学态度、勇于创新的钻研精神、博爱的大师风范深深影响着我,让我终生受益。”
  四年半的大学生活,他打下了扎实的理论功底。毕业后,他被分配到了702所(中国船舶科学研究中心),从此他与潜艇结下了不解之缘。
  在研究所,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水滴型核动力模型水动力试验。总设计师是交大校友、中国核潜艇之父黄旭华。徐芑南学的是船舶设计,对潜艇的了解就非常有限,“交大学的东西都用上了,但还不够。”徐芑南说,“很多知识有相通之处,但毕竟水上和水下差距太大。”于是他边找材料、边学习、边做试验,最终在前辈的帮助下完成了任务。
  刚工作就吃了个下马威,他意识到,年轻人光有勇气还不够,更重要的是底气,这个底气就是来自于对知识的积累,于是,他就主动请缨,最终被所里批准去青岛潜艇基地当了一名“舰务兵”。在当兵的一个月时间里他把潜艇的原理、各个舱段的分布与仪器安装使用等情况都摸得一清二楚,然后又要求去潜艇的修理厂实习。
  短短三个月,他对潜艇知识的了解有一个质的飞跃,“我终于知该怎么干了。”从此,徐芑南梦想着能够造出世界上最领先的载人潜水器,为我国海洋科考开辟更广阔的领域。
  未了却的心愿
  当年轻的徐芑南刚开始建立起对潜艇的认识并准备大干一场时,美国、苏联等国家已经开始向大洋深处进发,载人深潜技术突飞猛进。1964年,美国的“阿尔文”号已经能够下潜到2000米以上。
  年轻的徐岂南急啊,他在工作之余找了很多书籍来看,想从中寻找灵感。不久,文革开始了,当有些人在热衷闹革命时,徐芑南还在促生产。人手少忙不过来,很多时候,他都是一个人完成几个人的任务。从行车指挥、设备安装、实验测试,到写分析报告,他一个人全包了,慢慢就成了个“多面手”。在这个年代,徐芑南主持与创建了我国最大深海模拟试验设备群和潜水器耐压壳稳性试验技术,为我国向深海进军奠定了基础。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他作为总设计师,创造性地为我国自行研制出多种型号的无人深海潜水器和水下机器人。徐芑南回忆说:“因国内种种条件所限,我参与的工作都是带缆的、无缆的大深度无人潜水器及几百米载人潜水器,就是少了大深度载人潜水器。”随着陆地上资源被不断开采,人们把目光转向大洋——这个地球上最后尚未开垦资源地,与其相关的科研发展的速度在进一步加快。到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期,美、法、俄、日先后研制出6000米至6500米级的深海载人潜水器。
  几十年过去了,作为我国深潜领域的开拓者,他虽然在潜艇领域已取得了很大的成就,但他毕生的心愿是能造出大深度载人潜水器,为中国成为这一领域领先者出一份力。但退休的年龄到了,徐岂南带着未完的心愿离开了单位。1998年,他与老伴一起远赴美国,与儿子、孙子同住,准备安度晚年。2002年,我国7000米载人潜水器被正式立项。
  66岁老将再出马
  66岁的徐芑南在美国过着安逸的生活,与家人享受着天伦之乐。一天晚上,他接到所长的越洋长途电话,和他谈了7000米载人潜水器正式立项的事情,“老徐啊,这可是一个大的系统工程,你做过很多项目又有多次做总师的经验,你还得回来,这个总师非你莫属。”
  按国家863重大专项的要求,总设计师年龄不应超过55岁,科技部特地为66岁的徐芑南破此先例。
  怎么办?去吧,家人反对,自己的身体也不好,高血压、心脏病,眼睛也仅有一点微光,不去吧天天想着这件事就会头痛,这可是几十年来都想完成的一个心愿啊。家人看他茶饭不思,于是同意放行,华东理工毕业的老伴和他一起回国参加了课题组,即当助手又可照顾他的身体。
  此前我国的载人潜水器最大下潜深度只有600米。载人深潜,从600米到7000米,要攻克的重重技术难关可想而知。
  徐岂南领命后就全身心投入进去了,10年中,徐芑南靠着信念和毅力一步一步走来,他要看资料就用放大镜,或让老伴念给他听,他的右眼视网膜已经脱落,左眼视力也不好,要走得特别近,他才能看清来者是谁,和熟悉的人打招呼全靠辨认轮廓。
  10年中,徐芑南几乎每年都要犯心脏病,他成了华山医院的常客。每次住院,医生都要求他至少住两个星期,病一有好转他就会悄悄溜出医院。
  2009年,“蛟龙”号第一次海试,徐芑南坚持和大家一同上“向阳红9号工作母船”。他说:“总师是必须上潜水器下潜的,大家为了照顾我身体不让我下潜,我没有尽责。”他上船时,随身花花绿绿的药品和氧气机、血压计等必备器械装满了大大的一箱,“吃药就像吃饭一样”。
  第一次海试刚结束,在舱室内他心脏病突发,同行的人十分紧张,他反而安慰大家:“没关系,服了药,平躺一会吸会氧就行了。”
  徐芑南说:“这么大的工程要涉及的面是非常广的,10年中,在海洋局的组织实施下,课题组会同中科院生技所一起组织了全国将近百个科研院所、工程企业。经过一年又一年的努力,大家攻克了一系列的深海装备空白瓶颈技术。到今年6月15日至6月30日连续15天时间里,成功完成了最终的目标6千米所有试验。三次突破了7千米,一次是7020,一次是7035,还有一次是7062,这三次的突破创造了世界上同类型载人潜水器最大工作深度的记录。此前国际上最大的下潜深度是6500米。”
  成功后,徐芑南非常兴奋,那一刻,他等了一生,年轻时的心愿终于在76岁时圆满完成了!
  “蛟龙”入海的实际意义
  “蛟龙号”长8.2米,宽3米,高3.3米,排水量23吨,水下工作时间12个小时。整个潜水器在海底投入高速水声进行联系,位置是由超短定位声纳来确定的。“蛟龙号”要下潜至7000米海底,相当于从2300多层楼的顶层下潜到底层,水下温度低,还要承受700吨的大气压。有3人在潜艇开展工作,它可以到达全球99%以上的海底进行科考。
  当被问到“蛟龙”入海的实际意义时,徐芑南回答:“海洋占地球表面积的71%,除沿海国家所拥有的领海、200海里的专属经济区及有海底资源的占有权的海域外,还有49%的海域不属于任何国家,是属于联合国国际海底管理局管辖的,这个49%的海域深度都超过1千米。怎么管辖呢?要开采首先要向联合国国际海底管理局申请,批准后才能去开采。之前,要做大量深海调查工作,在什么区域有什么矿产资源?怎么开采?对周围的环境、对海底的生态有何影响?要有一个全面的评估报告送给国际海底管理局,然后由他们去讨论,同意了,批准了,才能给你一个合同,这个合同并不是把海底的土地给你,而是给予你海底资源的优先调查权,这些资源非常丰富,是人类在地球上最后一点财富了,而“蛟龙号”就是为这个服务的。”
  徐岂南高兴地说到:“目前我国已经拿到了两块在国际海底管理局的资源调查合同,一块在东太平洋夏威夷群岛南边一块,占地7.5万平方公里。这里富含锰集合,是陆地含量的几十倍到几千倍。第二块是在西南印度洋的硫化物矿区,占地一万平方公里。”
  从此,中国的“蛟龙”将走向更加广阔的海域,中国获得的专属勘察权合同也会越来越多。

文章来源:
分享到:
[返回]
Copyright © 2013 高新船舶与深海开发装备协同创新中心 版权所有